滚动新闻:
首页 >> 保险理赔

孕妇为夫猎艳杀人案开庭图

来源: 时间:2019-01-30 22:56:18

孕妇为夫猎艳杀人案开庭(图)

24日15时20分许,怀有身孕的犯罪嫌疑人谭蓓蓓以身体不适为由骗取被害人胡依萱的信任,让胡依萱送其回家。在其家中,谭蓓蓓骗胡依萱喝下掺有迷药的酸奶,谭蓓蓓的丈夫白云江趁胡依萱昏迷欲实施强奸,后发现胡伊萱正在月经期,放弃强奸想法,实施了猥亵。事后,白云江和谭蓓蓓怕被人发现便心生杀念,将胡伊萱杀害并用皮箱将胡伊萱的尸体带出后掩埋。

孕妇为夫猎艳杀人案开庭

昨日上午,在上引起极大关注的“孕妇为夫猎艳杀人案”,在佳木斯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因案发时被害人胡伊萱不满17周岁,属未成年人,且案件涉及隐私,此案不公开审理。主审法官为少年法庭高庭长。

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法院经过了四个多小时的审理,将择日宣判。犯罪嫌疑人谭蓓蓓、白云江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当庭向胡伊萱家属道歉,为其所犯罪行表示后悔。

审讯过程中,谭蓓蓓一直比较淡定,当庭表示后悔并对遇害家庭表示对不起。白云江则情绪波动较大。此案侦查终结后,警方以强奸罪、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向检察机关移送审查起诉。

胡伊萱父母由于情绪激动,并未进入法庭审理现场,而是由胡伊萱叔叔代为出庭。

据了解,案发后,因谭蓓蓓怀孕,被警方监视居住。2013年8月,谭生下一男孩,后因双方及亲属均放弃抚养权和监护权,孩子被送往福利院。

案件回放:助人少女被害

2013年7月26日,桦南县公安局接到报案,称胡伊萱7月24日下午离家后一直未归,始终联系不上。警方针对胡伊萱离家后可能经过的路线进行调查,发现胡伊萱失踪当天15时18分陪同一孕妇进入桦南县林业大院小区,一直没有出来。18时许,该孕妇与一男子出来时,携带一个较大的行李箱。经查,二人是梨树乡长兴村的白云江和妻子谭蓓蓓。7月28日,警方将二人抓获。

经审讯查明,谭蓓蓓以身体不适为由,骗被害人胡伊萱送其回家,并骗胡伊萱喝下带有迷药的饮料。胡伊萱昏迷后,白云江试图将其强奸时发现被害人正值生理期,于是实施了猥亵。后二人将胡伊萱杀害并掩埋尸体。

女孩母亲:我们不会原谅他们

胡依萱母亲孙洪波说:“我们不会原谅他们,这种人存在就是危害社会。”

现场所有媒体对胡依萱的母亲孙洪波提出的最多问题,是什么样的审判结果能让她比较满意。孙洪波说:“达到理想的结果,她俩就都判死刑,谁能想到啊。连做梦也想不到,帮孕妇还能帮出事。”

孙洪波说,好不容易将女儿供出了头,还遇到了这事,“当初不是我家女儿受骗,别人家的孩子也得受骗。”说起这,孙洪波说每天晚上她都会哭一次。

庭审从上午一直审到下午,中午也没休庭。经4个多小时庭审,13时45分,犯罪嫌疑人被法警押解出法庭。围观群众纷纷指责嫌犯。

被告律师辩词被反驳

据原告律师王占军介绍:检察机关两位公诉人分别对被告人抢劫、强奸、杀人三起犯罪分别进行了详细询问,两名被告人对他们实施犯罪的主要情节供认不讳。

在法庭上,谭蓓蓓的辩护律师,辩护观点是谭蓓蓓在丈夫胁迫下才实施犯罪,应认定为协从犯。从犯按法律规定,是减轻处罚。公诉人对谭蓓蓓辩护律师的观点进行了反驳。得知妻子有出轨行为的情况下,作为丈夫都会有辱骂、殴打的行为,这些都对应出轨行为,而不是为了让谭蓓蓓去为他寻找犯罪对象,所以不能认定为协从犯。从案件事实来看,谭蓓蓓也不是一次实施犯罪。

两名犯罪嫌疑人,是谁先捂住胡依萱头部?王律师说,在此细节上两人都称对方捂过胡依萱头部。原告律师王占军说,他个人感觉,谁捂着胡依萱头部,谁按着腿部,在量刑上不会有很大作用,因为两个人在犯罪过程中,从策划、预谋到实施,没有明显主犯、从犯区分,到楼下“钓鱼”将小女孩引到楼上,这是两人商量后由谭蓓蓓实施,人到楼上后白云江做得多一些。

原告律师向被告主张死亡丧葬费、赔偿金、生活费共计89.3万元。该案将择日宣判。

邦邦失控

为了弘扬正能量,邦邦不想多说,因为一说就会失控。只会在听闻过一些律师的解析之后,就越发地难以抑制情绪。因为谭蓓蓓是孕妇,孕妇不适用死刑,这是无法更改的。关键在于本案中对于“审判的时候是否怀孕”的认定,因为相关司法解释,是做扩大解释的。审判的时候包括审判之前被羁押的时候,也包括流产的情况。所以,虽然她已经十月怀胎生下孩子,但也极可能因为谭蓓蓓在实施犯罪行为的当时怀有身孕,而作为孕妇解释。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犯罪的时候不满十八周岁的人和审判时怀孕的妇女,不适用死刑”。根据司法解释,女性在审判前自然流产或是人工流产,在审判时仍然视为怀孕。但该司法解释没有提到像谭蓓蓓这种十月怀胎自然生产的情况。对此,情况很不乐观,毕竟,流产都被视为怀有身孕,这和自然生产相比,只是一个婴儿是否存活的差别。

这意味着,谭蓓蓓可能不会被判处死刑。而每每看到被害人母亲在失去女儿之后悲痛到几近崩溃的精神状态都会落泪的邦邦,显然无法接受这种结果。太惨了。花季女孩的惨死或许还无法使陌生人被触动,但是一个花季女孩因为帮助人、被受帮助的孕妇骗回家供自己的老公凌辱性侵,然后捂死埋尸,这无论如何都难以让人接受。它超出了人类道德、常识、甚至冷漠的底线,令人无法冷眼旁观。

当一个年迈的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一夜之间就要接受爱女已经因为救人被奸杀的事实,恍恍惚惚还觉得女儿还活着,还要每顿饭都要摆上她的碗筷叫她吃饭,发现没人应声才知道女儿已死,然后嚎啕大哭直到昏死过去。当一个年迈的父亲再也不愿意说一句话,日日只守着女儿的照片,夜夜都要从睡梦里哭醒。那种心酸和绝望,令听者伤心,闻者落泪。邦邦真的难以自持。

杀人偿命。自古以来一直如此。难道这次真叫法律救了这两个恶魔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