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遗产继承

山西古寨村拆迁命案调查

来源: 时间:2018-08-25 20:09:35

山西古寨村拆迁命案调查

谁打死了孟福贵

前几天还是政府直接出面动员的拆迁工作,在血案发生后却出现了古寨村民从未听说过的拆迁公司和安保公司

《瞭望东方周刊》周范才 | 太原报道

11月8日下午,刚刚经历丧父之痛的复旦大学研究生孟建伟接到一通陌生。对方在中对其破口大骂,指责孟建伟父亲的死让他丢了饭碗。

对方自称是柒星安保公司的。“因为我家里的事,他下岗了,我很抱歉。”孟建伟淡然地说。这个善良沉静的26岁小伙子,在经历父亲突然而凄惨的死之后,变得愈发轻言细语。

十天前的10月30日凌晨2时30分许,数十人搭梯子翻入太原市晋源区古寨村村民武文元家,将在武家借宿的邻居孟福贵从睡梦中活活打死。

事发后,太原市晋源区政府相关负责人发布消息称,“血拆”事件系“柒星安保公司”非法拆迁所致。截至11月9日,本刊从太原市政府办公室了解到的最新消息,当地警方已刑事拘留犯罪嫌疑人12名,事涉安保公司营业执照被吊销。

警察抵达现场时,救护车早已开走

10月30日凌晨4时,同样在睡梦中的孟建伟被吵醒。是大伯打来的,“晚上你爸怕拆迁队的偷偷把房子拆了,就在房子里守着,结果被一帮人翻墙进来打,很严重,可能已经……你做好心理准备。”

大伯的欲言又止让孟建伟心底发凉。孟建伟后来在日记中写道,“我爸平时身体健朗得很。怎么突然间就没了呢?我不相信这是事实,绝不相信!”父亲突然的死让这个2009年从兰州大学保送到复旦大学就读微电子系硕博连读学位的高材生瞬时陷入了无尽的哀伤。

孟建伟开始为父亲的枉死讨要真相。当天晚上的事也经由孟建伟的走访和本刊的调查,逐渐清晰。

据同样受伤的武文元向本刊回忆,为了防备房子被强拆,他和一墙之隔的邻居孟福贵连续几天都守护在各自的房子里,晚上他就邀请孟福贵和他做伴,住在他家。

不幸就在守护的第四天发生。10月30日凌晨,武文元醒来时,逼仄的房间里已经挤满了五六个陌生青壮年男人。据武文元回忆,他记得来人说了一句话,“往死里打。”

武文元正要掏出报信,就被抡过来的东西打中,举着的左手手指粉碎性骨折。被打倒在地的武文元选择了在地上装死,凶徒用手指探过他鼻孔时,他屏住了呼吸。

武文元捡回了一命,但住在他家的邻居孟福贵却再也没有醒来。

半个多小时以后,得到消息的孟建伟母亲郑淑荣踉跄着从居住的老房子赶来。此时,丈夫已经不能说话,“张着嘴,‘嗬嗬’地向外吐气。”

当地警察抵达现场时,救护车早已开走,行凶的人早已不见踪影,甚至开过来拆墙、行驶缓慢的挖掘机也早已不知去向。

这一幕,在事发后第二天太原市晋源区政府的情况通报中只有一句话:

10月30日凌晨2时30分许,太原市滨河西路南延工程晋源区古寨村路段因拆迁公司违法拆迁引发一起重大刑事案件,导致一人死亡、一人受伤。

梦想中的新房刚刚建成,却要被强拆

在古寨村,读到博士的孟建伟是第一人,养了个好儿子的孟福贵因此也总是被乡邻们感叹“命好”。

供孩子上大学曾是孟福贵过去数十年的梦想。这个忠厚本分的农民身无长计,惟一能养活全家的本领是磨豆腐。据郑淑荣介绍,每天能卖出去的豆腐在30多斤,收入20元左右。

成绩出类拔萃的孟建伟上到中学时,昂贵的学费已经让孟福贵无法承受。不得已,妹妹孟建芳、弟弟孟建龙在小学毕业时就辍学了。两个年幼的弟妹开始外出打工,帮着父亲一起支付哥哥的学费。

孟建伟三兄妹出生至今,一家五口一直伴着爷爷挤在一间20多平方米的祖屋内。直到1997年,孟福贵才终于在村东头申请到3分6厘的宅基地。

由此,建一座新房成为了孟福贵的第二个梦想。宅基地批下来后,因请不起零工,夫妇俩用小推车推来一车车的沙石垒好地基。因地势的缘故,地基需要高出两米有余,这断断续续地花了好几年时间。

这时,孟建伟将被保送复旦大学研究生的消息让孟福贵有了更大的动力。“盖好了给建伟结婚用。”孟福贵的妻子郑淑荣记得,孟福贵不止一次同她商量,等有钱了再加个二层。

三间平房盖好后,孟福贵没来得及装修就听说村子将被拆迁的消息,他不得已停下来。

形势到2010年10月急转直下。25日,古寨村村民赵巧芳、张英峰突然被太原市公安局晋源分局以“涉嫌寻衅滋事”刑事拘留。

赵巧芳的丈夫武建国后来打听得知,妻子所谓“寻衅滋事”是因为在一年前的6月,当拆迁指挥部来到他家喷涂“拆”字时,遭到其母亲的阻拦,“指挥部的人把我母亲推倒在地,我媳妇下地回来知道后很气愤,就跑去质问工作人员。”

张英峰被刑拘的理由同样因为此事。据张英峰妻子任亚婷介绍,随同赵巧芳前去质问的有数位村民,其中就有张英峰,“听说是他把拆迁指挥部的门踢了几脚。”

两人被拘留后的第二天,邻居张廷清的房子突然被强制拆除,家里存留的电机电焊机等财物也消失不见。一年前的7月12日,张廷清与太原市晋源区人民政府签订《补偿安置协议》,双方约定拆迁补偿金额为27万余元,但迄今为止张廷清一分钱也没有拿到。

据张廷清介绍,房子被强拆后他去找区政府、拆迁办、村委会,但“都说不知道是谁拆的”。

获知消息的古寨村村民开始变得愈加惶恐不安。随后,孟福贵、武文元相约连夜抱着被褥到尚未入住、空无一物的新房守卫,而村民武建国则挑了一把近两米长的斧头放在炕头、每晚不脱衣服睡觉。

村民的警醒并没能阻止暴力的发生。四天后的10月30日凌晨,孟福贵被打死,至死也没能在他费尽半生心力建好的新房中住上一天。

部分拆迁没有许可证

前文所述拆迁指挥部在官方的文件中全称为“太原市晋源区滨河西路南延工程协调指挥部”。据本刊从太原市规划局了解,滨河西路南延工程系太原市市政重点工程。

据此前太原本埠媒体报道,该项工程拆迁工作涉及晋源区4个乡镇的11个行政村,拆迁资金达3.5亿元,其中古寨村和邻近的庞家寨村民房拆迁达500余户。

据本刊调查得知,该项工程于2007年8月4日获得太原市规划局颁发的“用地许可证”。

然而,为孟福贵被殴致死一案提供法律援助的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劲松了解到,该工程涉及古寨村的拆迁工作部分没有获得拆迁许可证。本刊也从太原市房地产管理局得到了证实,不过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由于古寨村属于农村集体土地,而当前我国在集体土地征用上的相关法律法规极不完善。

2009年5月17日,太原市晋源区滨河西路南延工程协调指挥部正式发布《滨河西路南延工程拆迁补偿安置方案》,明文规定拆迁人为“太原市建设管理中心”,拆迁单位是“太原市晋源区人民政府”,拆迁时间自2009年5月20日至2009年6月20日。

对于村民最为关心的拆迁补偿标准,该方案的规定是“村民宅基地范围内建筑物属于砖木结构的按1500元/平方米补偿”;此外,拆迁户每人将免费获得30平方米的安置房。

对此,大多数村民认为补偿安置标准太低。

拆迁工作由此陷入僵局。一个月后的6月16日,太原市晋源区滨河西路南延工程协调指挥部不得不就此发布通告,告诫所有被拆迁户“须在拆迁期内搬迁完毕并与指挥部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逾期停止发放拆迁奖励,依法予以强制拆除并承担由此产生的相关费用”。

几天后的一份山西本埠报纸甚至还乐观报道称,拆迁工作7月底全部结束,滨河西路南延当年年底全线通车。

拒拆村民因一年前的“寻衅滋事”被刑拘

就在滨河西路南延工程推进时,太原市城中村改造工作也在紧张进行。早在2008年,古寨村就被列入太原市53个城中村重点改造村之一。

根据太原市城中村改造工作领导组办公室下发的“古寨村城中村改造安置用地规划方案”,在古寨村南端沙峪河以南的300余亩土地划定为回迁安置地。

然而令人惊奇的是,名为“水域金岸”的别墅群楼盘却出现在这300亩原本属于古寨村拆迁户的回迁安置地上。该楼盘号称“三晋第一别墅群”,上公开资料显示,“共计406户300至800平方米独栋、双拼别墅每平方米售价10500元至12300元,现销售已经过半。80%楼座已经封顶,预计2010年12月31日前交房。”

2010年9月,这一明显违规楼盘经媒体曝光后,让原本就不同意拆迁补偿标准的古寨村民更加不满。为此,晋源区政府对此进行了查处,将有关人移送司法部门处理,将“古寨村村委会非法用地上新建的建筑物予以没收”。

晋源区就违规别墅群的处理并没能平息村民对配合滨河西路南延工程拆迁工作的疑虑。当地政府的拆迁压力日益增大,一个不容忽视的背景是,2011年太原将承办第六届中国中部投资贸易博览会。

2010年10月21日,晋源区行政执法分局向古寨村下发“拆除建设通知书”,“逾期不拆,将由区政府组织有关部门强制拆除,由此造成的一切后果自负。”

据古寨村村民介绍,通知下发后,古寨村的路灯就全关了,有几户村民装在外墙上的电表被人偷偷拆走。

四天后,村民赵巧芳、张英峰因整整一年前的一次“寻衅滋事”被刑事拘留;五天后,签订了协议一年后补偿款仍不到位的村民张廷清家房子被强拆;九天后,守护自己新房的孟福贵被一伙暴徒打死。

行凶者和当地公安局关系密切

谁打死了孟福贵?案发后的情况通报中,晋源区政府在10月31日先表示是“拆迁公司违法拆迁引发”;第二天,太原市晋源区公安局副局长郝瑞却又表示,警方已确认行凶的单位为太原市一家名为柒星安保公司的企业,而不是此前提及的拆迁公司。

11月8日,根据太原市政府办向本刊提供的情况通报称,警方已查明:晋源区滨河西路南延工程协调指挥部与山西同心旧建筑拆除有限公司签订了《拆迁委托合同》,后者雇用了太原市柒星安保物业管理有限公司。

事发后没几天,孟建伟收到了太原市公安局晋源分局的立案通知书,案别写明是“故意伤害案”。

然而,前几天还是政府直接出面动员的拆迁工作,在血案发生后却出现了古寨村民从未听说过的拆迁公司和安保公司。

根据孟建伟代理律师李劲松的调查核实,“同心公司”于2004年注册成立,经营范围为“旧建筑拆除及房屋维修”,占据最大股份的姚心亮为公司法人,4年后法人变更为姚文利。2009年该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达1117万元。而据进一步了解,姚心亮原为太原市房地局工作人员、旧建筑拆除队长。

而据一位熟悉太原市安保系统的人士告诉,“柒星安保公司”系个人出资成立,但却与太原市保安服务总公司晋源分公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类似于后者的一个大队。

据了解,太原市保安服务总公司由太原市公安局组建,在太原市六大城区,分别有着唯一的分公司。而晋源分公司与柒星安保公司都是晋源区政府各级职能部门的合作对象,配合规划、城建、园林等部门的相关执法工作。

该人士介绍,目前警方刑拘的12个犯罪嫌疑人几乎都是“柒星安保公司”的员工,晋源分公司经理一度被专案组带走,又于11月8日被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