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婚姻家庭

新疆五家渠金达公司与新疆准噶尔贸易大厦拖

来源: 时间:2018-08-26 21:50:21

新疆五家渠金达公司与新疆准噶尔贸易大厦拖欠货款纠纷民事抗诉案

1993年8月23日,陕西汉中工贸公司乌鲁木齐市分公司(下称汉中公司)经理杨建民与乌鲁木齐市振达工贸总公司>分公司(下称振达公司)经理陈昌福代表各自公司签订香菇购销合同,由汉中公司供振达公司香菇6吨,单位27.5元/公斤,香菇款及包装费共计16.6万元。合同签订后,汉中公司供给振达公司香菇6.48吨,振达公司则在支付对方货款0.95万元后不再支付。此后,在汉中公司多次催要而振达公司无力继续支付剩余货款的情况下,1993年11月25日,振达公司经理陈昌福与汉中公司经理杨建民一起找到金达公司经理余志良,向其借款。为便于金达公司财务走账,经三方商定后,金达公司与汉中公司签订了一份香菇购销合同,约定由汉中公司供金达公司香菇4吨,单位20元/公斤,总价款8万元。汉中公司当即给金达公司开具8万元售货发票一张,金达公司也于同年12月2日支付汉中公司货款8万元,但事实上双方并未实际履行合同。同日,陈昌福以振达公司名义给金达公司出具8.4万元欠据(金达公司从8万元货款中加价5%),但在余志良的要求下改用一张加盖新疆准噶尔贸易大厦(下称贸易大厦)业务专用章的空白公函为金达公司出具8.4万元欠据。1994年10月5日,陈昌福偿还金达公司欠款2万元后即无力支付。后经金达公司多次催要,陈昌福又于1994年10月26日、1996年1月15日分别以贸易大厦名义为其出具6.4万元欠据,但均未加盖公章。期间,陈昌福于1995年5月4日调离贸易大厦。另经查明,汉中公司、振达公司、金达公司发生业务往来期间,陈昌福具有双重身份,即任贸易大厦食品部主任,又在振达公司作兼职经理。陈昌福代表振达公司与汉中公司、金达公司开展业务,贸易大厦并不知>。此间,贸易大厦与汉中公司、金达公司也未发生任何购销及财务关系。 1997年4月21日,金达公司向新疆兵团农六师五家>垦区人民法院起诉贸易大厦,诉称:1993年12月2日,贸易大厦从我公司购得价值8.4万元的香菇,只付货款2万元。要求其偿付剩余货款6.4万元及利息3.8万元。 五家>垦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汉中公司与振达公司的购销香菇合同属真实有效合同,双方均已履行,金达公司与汉中公司所签香菇购销合同双方并无履行意愿,并未据此产生购销合同法律关系,合同内容系虚构。金达公司将8万元汇给汉中公司后,要求陈昌福以贸易大厦名义出具香菇款欠条,系转移债务,损害了国家和集体的利益,陈盗用公章的行为属无效行为。贸易大厦不承担支付金达公司香菇款的义务。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第一款第四项、第二款之规定,于1997年8月21日作出(1997)年度五经初字第117号民事判决:驳回金达公司要求贸易大厦支付香菇款6.4万元并付利息3.8万元的诉讼请求。 金达公司不服判决,向新疆兵团农六师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农六师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金达公司与陈昌福之间的购销关系是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达成的协议。双方民事行为应属有效。陈昌福在此民事活动中以贸易大厦食品部的名义从事正常经营活动,其行为应由本单位承担民事。原审法院在审理时认定事实有误,上诉人的上诉理由成立。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八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二款第三项之规定,于1997年12月15日作出(1997)农六法经终字第41号民事判决:一、撤销一审法院判决;二、大厦归还金达公司货款6.4万元及赔偿利息损失3.8万元。 贸易大厦不服终审判决,向农六师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农六师中级人民法院复查认为,终审判决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方面是正确的。陈昌福作为贸易大厦食品部经理,在其任职期间,有权对外联系业务。在与金达公司香菇买卖活动中,陈昌福代表贸易大厦食品部向金达公司出具有贸易大厦业务专用章的欠条,结果只能由贸易大厦承担。故于1998年8月5日以(1998)农六法申字第03号驳回申诉通知书驳回其申诉。 贸易大厦仍然不服,向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六师检察分院申诉。农六师检察分院审查后,认为终审判决认定事实确有错误,判决明显不当。遂于1998年9月23日,以(1998)兵六民提抗字第01号提请抗诉建议书提请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人民检察院抗诉。 兵团检察院通过对一、二、再审卷宗及农六师检察分院提抗卷宗进行审查,认为终审判决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上确有错误。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于1999年5月13日以新兵检民行抗字(1999)第3号民事抗诉书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兵团分院提出抗诉。理由如下: 一、终审判决错误认定汉中公司、金达公司、振达公司与贸易大厦之间客观存在的民事法律关系。首先,判决认定金达公司从汉中公司购得8万元香菇,又以8.4万元卖给陈昌福属认定事实错误。本案中,金达公司因替振达公司支付其拖欠汉中公司的8万元香菇款,而与振达公司形成8.4万元债权债务法律关系。因此,金达公司与汉中公司、振达公司之间均不存在购销香菇法律关系,它只与振达公司存在债权债务法律关系。其次,判决仅根据陈昌福冒用贸易大厦名义给金达公司出具的8.4万元欠条,就认定陈昌福在购销香菇业务中是以贸易大厦的名义从事正常经营活动,其行为应由贸易大厦承担民事,亦属认定事实错误。本案中,陈昌福代表振达公司与金达公司形成债权债务法律关系,其冒用贸易大厦名义给金达公司出具欠条的行为,并非其本人作为贸易大厦食品部负责人所从事的正常经营活动。对此,金达公司也是明知的。因此,金达公司只能要求振达公司履行债务,而无权要求与其既无债务关系也无购销关系的贸易大厦履行该法律义务。该欠据不具有客观真实性,无证明力。 二、终审判决在未正确认定金达公司与贸易大厦真实法律关系的前提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八条“债务应当偿还”之规定,判决本案非债务人贸易大厦偿付债务,适用法律错误。 兵团法院接受抗诉后,指令农六师中级人民法院再审。农六师法院再审认为,汉中公司与振达公司签订的购销香菇合同有效,双方均已履行,应予认定。而金达公司与汉中公司签订的香菇购销合同是在振达公司无力支付欠汉中公司余款,经三方商定以签合同之名行借款之实而订立的虚假合同,实质并无履行意愿,不存在购销法律关系,其合同无效。陈昌福在该行为中用贸易大厦业务专用章空白公函所打的欠条纯属个人行为,不具有真实性、客观性、关联性。贸易大厦没有见到该货,因此金达公司与贸易大厦未产生债权债务关系,故金达公司向贸易大厦索要货款理由不足。终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混淆了法律关系,适用法律不当,显然错误。抗诉机关抗诉理由成立,予以支持。1999年11月15日,农六师中级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第一款第四项和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作出(1999)农六民再字第09号民事判决:撤销终审判决,维持一审法院驳回金达公司诉讼请求的判决。